栏目
首页 > 认识植物 > 植物文学

银杏——中国的骄傲

生长在长江北岸的银杏之乡,我以前一直把银杏混同于普通的树,从来没有认真地仰视过。直到有一天偶然读到郭沫若的散文《银杏》,便在长久的震撼之后反复的想着它。


    银杏,确实不是普通的树。它有着不寻常的经历,2亿5千多年前,侏罗纪恐龙掌控这个地球的时候,它已经是最繁盛的植物之一;银杏不是普通的植物,它的花粉和胚珠具有着动物般的性态,是完全由人力保存下的珍品;银杏拥有许多的崇拜者,在深山、古庙、老宅的千年银杏树下一定会有芸芸众生的顶礼膜拜。这古老的银杏就成了诗人郭沫若赞颂的“你这东方的圣者”。


    圣者有其形。银杏树,雌雄分明。雌性银杏华盖亭亭、云冠巍峨,似有母仪天下之容;雄性银杏,孑然傲立、高大挺拔,颇具君临大地之威。春天的银杏嫩芽初露,有如那茁壮成长的仙子;夏天的银杏青翠葱茏,分明是处处动人的天使;秋天的银杏披上金黄的外衣,如同黄袍加身的仙人;冬天的银杏虽然褪尽了繁华,然而却傲立寒风,恰似那迎接圣诞的老人。


    圣者有其仁。仁者爱人,银杏充满着仁爱之心。它苦苦孕育着果实,成年的银杏会结出有如繁星般数不尽的果子。这果子被人们称为“佛手”,它有着独特的滋味,独特的营养,独特的作用。它可以用来充饥,但那是委屈了它。它理应用来入药,补气滋阴、平喘养肺,普度众生。银杏木则是木中之宝,既可作栋梁之材,亦可为雕刻之料;既可做成家具入得厅堂,又可制作案板进得厨房。银杏,就是它的叶子,也是众里难觅。银杏叶富含活性物质,其提取物是很好的制药原料。银杏最美之处是它的秋叶。银杏的秋叶,辉煌灿烂,它那有如蝴蝶般金黄的叶子在画家达·芬奇的眼中被认为“是最美的”。银杏不仅为芸芸众生奉献着有形之躯,更奉献着美轮美奂的惊艳之美。


    圣者有其尊。银杏是长寿树。百年银杏广见于民间,千年银杏则常见于深山。银杏历经风雨,多经磨难。人为战火的摧残,天上雷电的霹雳,地上洪水的侵蚀,还有那贪婪的采摘、无知的摧残、野蛮的砍伐——然而,所有这一切都无法扼杀它、摧毁它、灭绝它。在深山老林,在大江南北,在皇宫古刹,在民间宅院,甚至在亚洲、欧洲、北美都有着中国使者的身影。银杏之尊是忍者之尊,纵有千种磨难,依然处之泰然;银杏之尊是强者之尊,生生不息,奉献不止;银杏之尊是智者之尊,“枝临八极远,根入九原深,老态经寒暑,延年阅古今”。


    圣者有其德。厚德载物。银杏之德在其真、在其善、在其美。银杏集中华文明之美德于一身,朴实无华,勤劳勇敢,智慧大度,善良崇高。“让不规则的年轮/盘进勤苦的身子/让沸腾的灵感/化为葱密的叶片”正是对其勤劳智慧的写照。银杏之德高,几十年、几百年、上千年如一日,庇护众生,恩泽大地。银杏之德厚,尽其所能,倾其所有,奉献终身,死而后已。银杏之德博,从古至今,从南到北,多少人受其庇荫,多少人享其恩惠。银杏是中华文明的化身,是“中国人文的有生命的纪念塔”。


    银杏,这圣者之树,让我们欣赏它吧,它是多么的美丽;让我们敬仰它吧,它是那么的尊贵;让我们崇拜它吧,它是那样的神圣;让我们传颂它吧,它是中国的骄傲!   陈中华
(12《市场观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