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要有点植物性
2012/7/31 

 厉勇

  都说,人身上有不可挪移的动物性,而且这种狼性或者兽性正被唤醒和推崇。什么狼图腾、虎图腾、藏獒等疯狂地流传着,为了让人适合在充满欲望、充满争夺的人类凶猛的时代打拼厮杀,并成功突围。

  这动物性,听着就有点血腥和残忍。而我,活了那么多年,越来越觉得,人活着,应该要有点植物性。

  草木本有心,何求美人折。草木的一生,独立而自由,本色而自然。它们从来不埋怨、不计较,只要有生的机会,它们就拼命从脚下的土壤里获取养料,并长成郁郁葱葱的喜人模样。人,要有点植物性。随遇而安,凭借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得到成长,并成为有用之才。

  就像眼下高温酷热的夏季,草木疯长,它们从不惧怕毒辣的阳光,在一场丰沛雨水的滋润下,绿色到处蔓延,苍翠欲滴。凭这一点,人,应该有点植物性。不要退化到只会呆在空调房里,而忘记了在太阳下劳作淌汗、大汗淋漓的滋味。人类应该像植物一样,热爱阳光和雨水,崇敬大自然。

  比利时作家弗郎兹·海仑斯说:“人的植物性力量存在于童年之中,这种力量会在我们的身心中持续一生。”相对“动物性”而言,“植物性”隐喻着人自身这个小宇宙的内在的和谐,植物是独立的,也是平和的,自由的,它根植大地,大地的养分让它拥有广阔、没有攻击性的力量。所以,几乎所有的植物都和谐相处,一派祥和地活在大自然中。

  在这个越来越浮躁的社会,我们需要一点植物性,让自己活得坦然而宁静,平和而苍翠。绿色能给人带来安静和欢喜,如果人身上能散发出绿色的光芒,那这光芒一定叫“淡定”。这么淡然地活着,如竹、如菊、如兰,这种如植物一样的绿色的气息,让周围春意盎然。

  很多时候,我都希望自己是一棵树,像树一样活着。树站着就能生长,千百年后,还能独木成林。一棵古树的仰望和沧桑,让这个世界充满美好的香气。

  女子若有植物性,那就更美。颇有名气的作家雪小禅,似乎就是一株奇特的植物,妖娆而美丽。她写过那么多有关植物的文,她肯定也在荷、藤中找到了自己。

  植物性女子,必是美得不动声色、旁若无人。不需要明艳的眉眼,华丽的妆容,只是那一颦一笑,便觉温暖;一个回眸,便让你看见安宁;一言一行,都让人觉得善良。

  为一朵花倾心,为一片雪落泪,为一个人厮守终生。植物性女子,内心必有一座世俗攻之不破的城。

  淡若雏菊者,洁如百合者,傲比寒梅者,烈似玫瑰者。植物性女子,自也形态各异。花开不同,却都可兀自成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