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造景 造福百姓——访植物造景专家苏雪痕教授
2010/8/5 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

-、为中国园林事业开设新专业

  在北京林业大学一间陈设较为现代的办公室中,记者见到了在园林植物景观界赫赫有名的博士生导师苏雪痕教授。坐在我面前的苏教授虽已年过七旬,但仍然神采奕奕、精神焕发、思维敏捷。

图为苏雪痕教授
    

  记者说明采访目的后,就单刀直入,直切主题:“我来之前看了一些您的相关资料,我感到您人生最精彩的闪光点、也是为国家做出最重要贡献的一件大事,就是通过您的才华与努力,开设了‘植物造景设计’与‘野生植物调查’两门专业课,我很想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开设了这两门专业课?”

  苏教授稍加思考后爽快地说道:“原因有三个,但最主要的原因当数第一个,84年我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去英国考查、学习,当我来到皇家植物园丘园后,当我亲眼目睹英国从1839年至1938年一百年间从中国云南、西藏、四川、甘肃、陕西、湖北等地拿走1500多种植物物种、中国的580种杜鹃物种、被英国人拿去306种,而自己国家最著名的旅游风景景点杭州西湖却只用上8种时,我被这些真实地数字深深地震撼,我的心也被极大地刺痛。中国人守着祖先留下的这么丰富盛大、多姿多彩植物物种,我们却不能认知它、驯化它,并用它来扮靓自己的国家!1527种植物物种及变种流入英国,并经科学驯化,繁衍出新的植物物种,这些起源于中国的植物物种,如杜鹃、报春、玉兰山茶等正在美化着英国与世界许多国家的园林,甚至中国的一些园林建设与园林展会还要从国外反引回本属自己国家的植物物种。这一切使我的民族自尊心受到巨大地伤害,此刻我认识到自己作为一位园林植物景观专业的学者,历史已将我推到了一个重要的节点,我必需记住自己作为一位学者的责任、必需不辱使命,为中国人争气、为民族争光。于是我开始向我最好的老师——大自然认真学习。”

  “大自然是您最好的老师,对此您能解释一下吗?”记者问道。

  “这里要有一个前提条件,” 苏教授解驿道:“大自然是我最好的老师是有特定条件的。以我来说,在农校上中专时,老师将我引进门,教给我怎样认识农作物的知识,但要了解认知更多的农作物,就必需到农田中去了解并认知大自然;同样,我在林大从教授那里学到认识植物的知识后,要真正了解认知大自然中成千上万的植物,那么只有走进大自然、亲近大自然,与大自然交朋友,在这个熟悉大自然的过程中,大自然就成了我最好的老师。”

  “为了向大自然学习,您一定去了不少地方吧?”记者继续问道。

  记者的这个问题,引起苏教授极大地兴致,他很自豪地说道:“这些年来我几乎跑遍了全国、翻越了众多原始大山密林、穿过了许多广茂的草原,我的足迹踏遍了内蒙古克什克腾旗的桦木沟林场;青海的青海湖、互助北山;甘肃的兴隆山;黑龙江的凉水沟、帽儿山;吉林的长白山自然保护区;辽宁的千山;新疆的吐鲁番、冰达坂、白杨沟、菊花台;山东的崂山;河北的坝上;海南的尖峰岭;广东鼎湖山;广西十万大山;云南香格里拉;福建武夷山;四川大巴山;天目山;山西太行山;河南伏牛山;北京百花山、上方山、小龙门;安徽黄山,其中一些山我还去了三次、甚至四、五次。”

  “可谓是走遍千山万水,识别了千树万花,大自然让您扩展了视野、丰富了知识、增长了才华。” 记者说道。

  “所以我说大自然是我最好的老师。”苏教授继续道:“我每到一处就去识别生长在那里的奇花异草,我要认知那些我原本不认识或不熟悉的树木、花草,将它的名称、习性搞清楚、弄明白,然后采集标本带回学校。我不仅向国内大自然的名山大川学习,我还利用一切出国机会,收集了13个国家的野生植物以及植物景观资料,并将其制成幻灯片带回国内。在向大自然认真学习地过程中,我进行了系统地总结、分析、研究,并最终撰写出《植物造景》这本教材。有了这本教材就为开设‘植物景观设计’专业打下了基础、做好了准备。”

  “因此,可以说是您的爱国、敬业与奉献精神,使这门全新的专业课得以开设。”记者转而问道:“您开设这门新课的教学方法是否也与您一样,拜大自然为老师呢?”

  “没错,我所带的硕士、博士研究生跟随我一起走遍大江南北、翻越千山万岭。”苏教授回答着:“我让他们不仅在书本上学、还要更多地到大自然中去学,一起在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中,学到真知识、增长硬本领。我还将从国外带回的幻灯片播放给学生看,配合他们学习。我还特别注重了他们的自我分析、判断与鉴别能力,特别是自己的动手能力。”

  “全新的专业,又经您这位名师的调教,一定成长出一批高徒吧!” 记者说道。

  “的确如此。”苏教授指着一位正在近旁用电脑进行设计的女博士研究生高兴地说道:“在目前大学生、研究生就业十分困难的大环境下,我的这几位女弟子,离毕业还有一年多,已有用人单位争着要了。不仅给解决北京市户口,还能拿到高薪。这是因为社会急缺这方面的专业人才,特别是有实践经验、并立刻能上手搞设计的人才。我的这几位女弟子,在我指导下都独立搞过四、五个园林植景观设计,因此很受欢迎。”

  “您开设了一门全新的专业,既有利于国家、行业,也有利于学生就业,您自己也成为这门专业的权威,真是利国、利民、利校、利学生、也利自己,一举而多得。”记者评论着,并继续问道:“开设这门新专业的其它两个原因又是什么?”

  “我的老师陈俊愉先生在与我一起在广西桂林漓江上乘船时,由于水浅,船中途搁浅在一个无名小岛旁,我们上了这个小岛,发现鸟上有许多新奇的野生植物,老师考了我一些野生植物,但我有许多都回答不出来。我想,我的老师之所以要考我,说明认识更多野生植物的重要性。认识到这点之后,我从此利用一切机会去主动认识一切我所不认识的野生植物,一方面我在自己头脑中积累起越来越多的植物与野生植物物种资源,另一方面也萌发了要开设“园林植物景观设计专业”的设想。至于第三点原因就十分简单了,那就是我十分喜欢教书、教学生。上海园林局曾经要以优厚的经济收入与住房等福利待遇调我前去工作,但我未去,因为我舍不得离开教书与学生。因此,喜欢教书、教学生也是我开设新专业的一个动力。但第一个原因是最主要的,这一原因起到了决定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