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首页 > 认识植物 > 植物文学

中国文化中的梅花情结(图)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春雪未销。”隆冬时节,雪花漫天、百花肃杀,梅花却迎着冰雪,悄然开放了。“春为一岁首,梅占百花魁”,二十四番花信风中,梅花是“东风第一枝”。千百年来,梅花精神被植入中国文化的血脉中,成了国人比德、畅神的对象。梅花文化浸淫着国人的精神,陶冶着国人的情操。万紫千红的百花园中,梅花是国人的最敬与最爱。

  赏梅

  梅是中国的特产,因可食被先民认知,当醋用来调味。《尚书·说命》中说:“若作和羹,尔惟盐梅。”关于梅花的文字记载,可以追溯到7000年前。梅是花中寿王,其树可活千年以上。有的树心已成空洞,仍能孕蕾展花,所谓“梅活一线”。如今,华夏大地除“唐梅”、“宋梅”之外,1700多岁的“晋梅”仍然挺立在湖北黄梅县,铁枝铜干,每年花开满树。

  可以说,古老的梅花见证着华夏民族的诞生、兴旺与繁荣。在漫长的历史演进中,人们食梅、植梅、用梅,进而艺梅、器梅、颂梅,由梅品而人品,逐渐形成了内涵丰富而又独具一格的梅文化。梅花的实用之功使人们亲近梅花,其风韵之美使人们喜爱梅花,其铁骨铮铮、满身清气、傲视风雪、高洁吉祥的品质,更使人们感悟到其蕴涵深厚的人格力量和精神意韵。

  梅花,蔷薇科李属(腊梅和此不同,腊梅不是梅花,它属腊梅科。只因花型似梅,腊月开放,故称腊梅)。梅花性耐寒喜暖,主要分布于长江流域及西南一带地区。由于梅花的喜暖性,各地的花期悬殊甚大。如海口在12月,广州在1月,重庆、成都在2月初,郑州西安在3月初,青岛北京3月到4月。在祖国从南到北的大地上,一种花木从12月开到来年的4月,此现象在繁盛的百花园中并不多见。在对梅花长期的欣赏过程中,古人总结梅有“四德”:“初生为元,开花如亨,结子为利,成熟为贞。”梅还有“四贵”:“贵稀不贵繁,贵老不贵嫩,贵瘦不贵肥,贵合不贵开。”在国人看来,梅花开有五瓣,那是象征着“幸福、快乐、顺利、长寿、和平”,谓之“五福”。并且,越老的梅花越具有观赏价值,所谓“老梅花,少牡丹”。在梅花的欣赏上,古人多以常绿乔木或深色建筑作背景,或以苍松作背景、修竹作客景,梅花作主景,以此衬托梅花的玉洁冰清。为了强调最佳效果,古人赏梅还有“梅花绕屋”、“登楼观梅”之说。同时,人们有意将梅花布置成梅岭、梅峰、梅园、梅溪、梅径、梅坞等,方便人们欣赏。

  岁末寒冬,探梅赏梅成为雅事。有时梅花晚开,古人便携带卧具,梅下坐候;有时宾客可以烹茶煮酒,邀月同赏。《红楼梦》中,宝玉冒雪访妙玉、乞红梅、依题作诗的情节,更有醉人的诗情画意。如今,每到春节前后,江南江北都有赏梅寻春的习俗。传统赏梅的佳地有西湖的灵峰、无锡的梅园、苏州的香雪海、武汉的磨山、南京的梅花山和韶关的梅岭等。配合赏花,江南的许多城市每年都举办梅花节。

  咏梅

  自古以来,有关咏梅的诗词歌赋数不胜数。“折梅逢驿使,寄予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晋代的陆凯在荆州时,曾托邮差转寄一支早春的梅花,给他在长安的挚友范晔,并附上了这首五言绝句,从此“折梅寄友”成为佳话。朱松有“且当醉倒此花前,犹胜相思寄愁绝”;陆游有“还怜客路龙山下,未折一枝先断肠”;苏轼有“岭北霜枝最多思,忍寒留待使君来”等诗词。

  梅花的花讯预示着早春。宋环《梅花赋》中说:“相彼百花,谁敢争春?独步早春,自令天下。”有道是“梅花欢喜漫天雪”,梅与雪从来就是如影随形。“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东风夜来,雪下梅香,卢梅坡雪中赏梅,梅下听雪,觉得“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正是梅花之香,使王安石有了梅雪之辨,“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脍炙人口的《梅花》诗,是王安石咏梅的传世杰作;而北宋处士林逋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更是赞颂梅花的千古绝唱。他一生隐居杭州,不娶无子,植梅放鹤,人称“梅妻鹤子”,其爱梅之情无人能出其右。

  白居易曾寄身杭州,“三年闷闷在余杭,曾与梅花醉几场”。梅花成了他荣辱浮沉的知己;王维他乡逢旧,“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欹窗前,寒梅著花未?”梅花成了他思乡的头等挂牵;“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杜耒寒夜宴客,以茶当酒,清雅沁心;同是会友,苏轼却另有一番猜度:“梅花开尽白花开,过尽行人君不来。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细雨熟黄梅。”人生有别,境遇不同,同对梅花,感受各异。在常思北伐,“醉里挑灯看剑”的辛弃疾眼里,梅花“更无花态度,全有雪精神”;而“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眼清泪”的,却只有人生跌宕、情恨悠悠的李清照了;欧阳修的“穷冬万木立枯死,玉艳独发凌清寒,鲜妍皎如镜里面,绰约对若风中仙”。既赞美梅花傲雪坚毅的品格,又写出了梅花如仙随玉的形貌。深蕴梅花情结的陆游,一生梅诗百首以上,其绝句以梅花自比:“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而《卜算子·咏梅》词:“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则通过梅花表现自己怀才不遇却百折不回的节操,为历代人反复吟咏。

 

 

  画梅

  诗词歌赋之外,梅花的绘画几成国粹。近代画家吴昌硕曾说自己“家传一本宋朝梅”,指的是宋伯仁的《梅花谱》。宋伯仁为画梅花,广植梅树,早晚细观,低昂、俯仰、远视、近观,从盛到衰,万千形态一一描绘,后精选百图,并配诗百首。由于画得“喜神”,后人谓之《梅花喜神谱》。元代的王冕画梅成癖,隐居会稽九里山,自题所居为“梅花屋”。工画墨梅,有时用上胭脂作画,别具风格。其《墨梅》诗曰:“我家洗砚池边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用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清人李方膺一生爱梅,其题画诗曰:“挥毫落纸墨痕新,几点梅花最可人。愿借天风吹得远,家家门巷尽成春。”明徐渭画梅不拘泥,“从来不见梅花谱,信手拈来自有神。不信试看千万树,东风吹着便成春”。在中国绘画史上,有关梅花的佳作难以记数。最著名的有宋徽宗的《喜鹊登梅图》,无名氏的《梅竹禽鸟图》,王冕的《墨梅图》,徐禹功的《雪梅图》,吴昌硕的《梅花图》等。当代长安画派的开创者石鲁在《雪梅图》上题诗“玉龙白雪一天清”,体现其清白一生的梅花精神。当今画坛,画梅各派更是异彩纷呈,蔚成大观。另外,梅花还可以同其他许多事物组成图案,如“喜鹊登梅”、“竹梅双喜”等,预示着喜庆与吉祥。绘画以外,还有许多与梅花相关的音乐作品,如《梅花三弄》,姜夔填词作曲的《暗香》、《疏影》等。

  评梅

  自苏轼“风泉两部乐,松竹三益友”后,古人将“松竹梅”列为“岁寒三友”,将“梅兰竹菊”列为“四君子”。清雅、高洁、坚毅的梅花不但深得古人的推崇,也博得无数仁人志士的喜爱。毛泽东的《卜算子·咏梅》词,针对陆游的同题词“反其意而用之”,既歌颂了“梅花欢喜漫天雪”的傲然铁骨,又赞美了梅花“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的高尚品格;鲁迅曾精辟地用梅花作过一个比喻:“中国真同梅树一样,看它衰老腐朽到不成一个样子,一忽儿挺生一两条新梢,又回复到繁花密缀、绿叶葱茏的景象了。”他还请人刻过一枚“只有梅花是知己”的石印,以抒发自己的高洁情怀;梅花还和中国革命有着联系。周总理曾住过梅园新村;陈毅曾作《梅岭三章》;叶剑英写有梅花诗;江姐曾高唱《红梅赞》。

  几千年来,梅花这种迎雪吐艳、凌寒飘香、坚忍不拔、自强不息的精神,鼓舞着一代代中国人不畏艰险、奋勇开拓。梅花的品格,已逐渐凝结成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1994年,全国人大八届二次会议有“关于尽快评定我国国花的建议”案,当时曾成立了国花评选领导小组,提出“一国一花”说(梅花);“一国两花”说(梅花、牡丹)和“一国四花”说(牡丹、荷花、菊花、梅花),可惜至今没有定论。其实,辛亥革命后曾定梅花为国花。今天,在海峡两岸实现三通,逐步走向融合的大趋势下,梅花能否正式成为我们的国花呢?

  如今,每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季节,人们都十分钟情梅花,梅花成了寒冬中最温情的慰藉。人们知道,漫长的冬天就要过去了,梅花身后,将走来一个生机勃勃的春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