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符合国情的植物资源保护和可持续利用之路——访中科院华南植物园主任任海
2017/8/16 

  作为我国重要的植物科学与生态科学研究机构,华南植物园是目前我国面积最大以及保育植物种类最多的植物园。对于华南植物园主任任海来说,我国在由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转变的过程中,要实现“两个百年”目标,就必须协调好生态、资源、环境、经济以及社会各方面的关系。

  “国际上对我国的绿色发展期望值越来越高,国际公约的加入也督促我们必须承担起必要的责任。”基于此,华南植物园近些年始终围绕退化生态系统的恢复与重建、环境与生态安全、物种的演化形成与维持、生物多样性保育、植物资源储备与可持续利用等领域不断开展着基础性、前瞻性和战略性的研究工作,逐步走出了一条符合我国国情的植物资源保护和可持续利用之路。

  充分挖掘植物的经济价值

  如今,“三个面向”已为科学院各研究机构指明了科技创新方向,而“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在华南植物园开展得尤其好。

  据任海介绍,在植物资源可持续利用上,除了早期橡胶北移的科技攻关,解决了当时国内亟需橡胶原植物的问题外,华南植物园还在历史上孕育出了我国第一个大面积推广的杂交水稻品种

  “十三五”期间,华南植物园的核心是循序渐进开展起战略植物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据介绍,当前植物园保育的植物种类已达到一万四千八百种,在亚洲位居第一,而这其中,科研人员又从中筛选出了六千余种有经济价值的植物,通过做评价,分别从五个方面开展着利用研发工作:

  首先是食物资源方面,据任海介绍,植物园如今已经引进了树状番茄辣椒、甜玉米、木薯等是具有较高经济价值的食用植物品类;在生物医药开发上,他们致力于从番荔枝中提取番荔枝内酯,作为抗癌药物种类,目前已转让企业开展临床抗癌药物研发;在功能植物类方面,如日常中药的重要品种甘草,目前植物园已培育出新的品种,并进行了大面积推广,结合研发配套栽培技术,希望通过组培在西北地区种植甘草优良品种,提高农民收入。

  “还有枸杞,我们已培育出鲜食品种并研发了保鲜时间更长的新技术。”除了上述三个方向,园林绿化工作也是植物园重点聚焦的领域。任海认为,随着经济水平的提升,人们更希望生活环境变美变好,借此华南植物园正在通过其控股公司进行新优乡土苗木的选育。

  此外还有工业原材料的生产。由于华南地区拥有大面积荒坡和人工林,许多人工林质量较差,植物园如今已探索出残次人工林的改造及林下经济植物种植技术和模式。任海表示,成果大面积推广后,可以更好发挥出生态调节功能,而林下经济的普及,也将推动植物园在药材等高经济价值植物上的种植水平。

  科普旨在公众理解科学

  科普功能作为我国植物园的重要功能之一,已经被广大民众所接受,我国195座植物园每年吸引游客人次超五千万。

  谈到植物园的科普功能,任海指出早期的科学传播模式早已不适合今天的时代发展要求。

  “以前大家都是被动接受,是一种灌输式的传播,后来植物园的科普工作又成了一种公共教育,像学校一样,除了传统的参观学习,还为科学教育服务,补充人们的校外知识。”而今天,任海认为科普更加强调的是公众理解科学。

  “我们希望大家理解科学的精神和过程,为此,我们开展科普活动的形式也越来越多样化起来,比如自媒体模式和直播。”据介绍,如今植物园的科普教育以环境教育为主,人们通过来植物园参观,提升其对环境的保护意识。

  此外,生态学知识的传播也是其中一项,而核心是提高全民的生态文明素质。“我们非常希望通过环境教育,使民众能在日常生活中改变一些自身的行为,国家也要改变其经济发展模式,植物园的科普教育核心就是在新时期为公众理解科学服务,提升人们的科学人文素养”。

  关于科普教育,任海坦言目前西方植物园的科普教育能够影响人的行为,而我国植物园在这方面的整体意识还不够。

  他认为植物园的发展除需要物种和论文的支撑外,还需要种植技术人才以及专业的科普人员的凝聚,但目前由于植物园的体制机制还不能完全适应发展需求,导致了人才的聚集和培养还稍显乏力。

  建立适合我国植物园的发展体系

  虽然当前我国植物园发展很快,迁地保护了全国本土植物的70%左右,但任海坦言我国植物园和国际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如果从植物园的考核标准看,单在有效保护物种上,无论是保护质量还是保护数量,我国植物园还无法达到完全有效保护。

  “此外,还有科研质量问题,发达国家植物园论文影响因子还远高于我国植物园,高影响力的论文我们还不多。”而在植物资源的开发利用方面,比如改变世界的植物种类方面,任海也承认我国植物园在此领域还没能对世界形成贡献。

  在植物园的精细化管理上,他认为目前在规划设计和美观度上,我国植物园与西方差距很大,在追求植物园科学的内涵、艺术的外貌和文化的底蕴上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而这些缺陷任海将其归因于管理上的漏洞。

  综上,虽然现在我国植物园在世界上已经有了发言权,但任海呼吁我们依然要尽快建立起一套适合我国植物园的发展体系。

  他指出我国和国外植物园相比,现在基本上处在“跟跑”到“并跑”阶段,如果整体上达到“领跑”或者具有了西方的影响力,至少还需要二十年的时间。“我们需要在这二十年中趁胜追击。”

  任海强调,如今,我国的植物园必须在内部管理上让员工“物尽其用、人尽其才”。“虽然我们在科学院的管理体制下运行,但植物园也应该有自己的考核维度。”他表示,无论是从研究所的角度,还是从科学院对植物园的管理角度,或是国家对植物园的发展角度上着眼,我们还要继续探索适合我国植物园发展的体制机制,走出符合我国国情的植物园发展模式。

  据了解,“十三五”期间,华南植物园仍将继续坚持三个“面向”,一方面要仔细研究国际植物园的发展趋势,与国际接轨,另一方面要在国家重大需求上下功夫,对国际趋势、国家发展、国民经济展开深入调研,形成共识。

  据介绍,为了找到合适的发展路径,华南植物园如今已第九次修改了自己的“十三五”规划版本,除了“一三五”以外,还制定了八项改革措施。

  任海强调,一切规划没有体制机制的配套改革是没办法付诸实践的,所以华南植物园如今已经根据发展实际,将人才队伍、创新文化、科研考核评价以及科研组织模式等方面做了调整,集中为“一三五”服务。

  据悉,今年华南植物园的科研经费已经突破了两个亿,任海认为这充分说明了国家对植物园发展的重视程度正在日益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