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植物学 窝在办公室可不行
2011/5/9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炯强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钟扬支援西藏大学已有10个年头-研究植物学 窝在办公室可不行

走进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钟扬教授的办公室,却没能看到预想中的各种奇珍异草和植物标本。植物学家不养植物么?钟教授笑着解释道:“这是你们对植物学家的误解,我平时不养植物,那是因为在工作时我已经最大程度地与植物亲密接触了!”钟扬与植物亲密接触的地方正是号称“世界屋脊”的西藏。一般内地的干部援藏二三年的时间,而钟扬入藏工作已经10个年头。
   
五年克服高原反应
   
    上海的生物资源十分贫乏,我国最丰富的生物资源在云南,西藏的动植物资源也在前列。因此,钟扬将西藏当作研究植物的天然研究室。他介绍说:“除了研究植物,我们还对西藏大学进行了支援。10年中,我们实验室培养出了第一个藏族植物学博士,西藏大学也拿到了第一个生物学自然科学基金。”
   
    扎西次仁是钟扬在复旦指导的一个藏族植物学博士生,在确定了“西藏巨柏保护的遗传学研究”博士论文课题后,师徒俩用三年时间在藏东南地区沿雅鲁藏布江两岸调查巨柏的分布与生存状况,直至将现存的3万余棵西藏巨柏登记在册,并对其野生种群一一标记分析。钟扬说:“我时常教育自己的学生,最好的植物学研究一定不是坐在邯郸路的办公室里做出来的。”
   
    如今,钟扬作为长江学者在西藏大学工作,这在正教授中也是很少见的,高原生活遇到的种种困难也只有自己知晓。“刚到西藏的时候,我用了整整5年来克服高原反应。后来体检时发现高原环境还是对心肺功能造成了损伤。”现在每年钟扬还要进藏大工作150天以上,而他已做到当天到拉萨就能开展工作了。
   
    钟扬把自己比作裸子植物,像松柏,在艰苦环境下生长起来的植物才有韧性,生长得慢却刚直遒劲。有人问钟扬还要在西藏待多久,他坚定地说:“不拿到藏大的植物学博士点,我绝不离开。”
   
从艰苦中提取快乐
   
    钟扬的同事和学生给他总结了两个特点——“快速切换”和“断点续传”。钟扬有时一天要在西藏和上海海拔相差4000米的两地工作,但他总能快速适应,同事笑称他就像电脑模式切换般迅速。学生也说钟老师思维的“断点续传”能力比迅雷还强大,由于钟扬兼任院里的行政职务,工作时常要被各种会议和来访的人打断,但事情忙完后,总能立即投入原先中断的工作。
   
    钟扬是2010年度上海市劳动模范,他说:“劳模给人的感觉总是很苦,而我却时常感到快乐。由于生命科学研究竞争激烈,我们院许多老师都是超负荷工作,几乎每个人都可以称为劳动模范。作为一名党员,从艰苦中提取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钟扬有一个梦想:通过自己领导的团队,将复旦和藏大的生物多样性科学研究推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