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心解构植物基因
2007/4/1 来源:科技潮 作者:周一杨


  
  吴忠义 博士,首都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2002年入选北京市科技新星计划,曾获北京市委组织部优秀人才培养专项经费资助和国家教育部、人事部留学回国人员科技活动择优资助。目前主持国家自然基金和北京市自然基金各1项,同时作为骨干参加国家973项目。
  
  从某种意义上说,吴忠义的经历是我们听惯了的故事:来自并不富足的农民家庭,考入大学后不断深造获得博士学位,如今沿着所学的专业脉络在工作岗位上追求着自己的人生目标……然而,当他坐在你对面,投入又略带兴奋地讲述着他的研究工作时,你仍然会被他快乐的语气所感染。
  
  留学3年获益多
  
  1998年9月,吴忠义来到正在筹备创建中的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北京农业生物技术研究中心报到,在中国农业大学获得的博士学位让他踌躇满志。可是,在单位工作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吴忠义深深感到:自己在上学期间所学的细胞生物学水平还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离世界先进国家的水平相差甚远,他萌生了出国深造的想法。此时,一个机会促成了他以公派自费的形式来到美国马里兰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在该学院细胞生物学与分子遗传系进行学习与研究工作。
  尽管马里兰大学在生物技术方面的整体研究水平在美国算不上顶尖,但在那里吸收的知识养分和积极向上的学术气氛,让吴忠义陶醉其中。谈到那里的科学家,他们做人、做学问的品德更是让吴忠义受益颇丰。吴忠义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件事,他刚去不久,有一天他想去一个实验室做实验,于是他就给实验室的主人打电话,话筒里传来一位和蔼的老太太的声音,耐心地询问吴忠义是否会使用那里的设备,当听到吴忠义还不会使用时,老太太马上和他约定了时间,亲自来到实验室,手把手交他如何操作,使用完后怎样收好。事情过去很长时间,吴忠义才从自己导师那里得知,原来那位老太太竟是马里兰大学里最著名的Elisabeth Gantt教授、年收入超过学校校长的美国科学院院士。
  现在,吴忠义把恩师们的言传身教都带给了他的学生,他觉得这样才尽到了他的一份职责。
  
  有感而发的新星项目
  
  通过3年的努力,吴忠义顺利完成了马里兰大学的博士后学业,怀着一腔热情回到北京。但是,当他踏出舱门时,却被一阵夹杂着黄沙的大风吹迷了眼。后来,他听接机的朋友说,那些天北京正闹沙尘暴。相比3年的美国生活,吴忠义戏称:“在美国,一双鞋穿一个星期都可以不擦,因为那里的风无土可带。”鲜明的对比,让他很快做出了决定,回国后的第一个课题就定位在抗干旱的高羊茅草上。据吴忠义介绍,这种草是一种重要的草坪草,原产西欧、北非,具有抗干旱、耐瘠薄、抗病、适应性广等特点,在城市绿化和运动场地的建设中有广泛的应用,非常适合像北京这种严重缺水的大城市。令他高兴的是,他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市科委新星计划的资助,让他的研究能够迅速进入轨道。
  目前,在以吴忠义为首的课题组的数百次试验后,经过基因改良后的高羊茅草具备以下特点:一是改良后的草种具有安全性,不会成为难以清除的杂草威胁现有的植物生态系统,防止了转基因技术带来的不精确、不可预测和不可逆转问题,避免了给环境造成潜在威胁。二是经过转基因技术培育出来的草种将具有出色的目标性状,抗旱、耐盐能力得到显著提高。尽管项目才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已经得到了美国、阿根廷和非洲等国家学者和研究机构的密切关注。
  除了草,吴忠义现在对花的研究也是如火如荼,尤其是北京的市花——菊花。吴忠义表示:“现代菊花是经过多重组合,反复杂交,不断演变形成的杂合体。每个品种都蕴含着若干潜在的形质(基因),并不时出现重组、性状分离、基因突变,可塑性极强。目前,我们已经开发了上千个品种,而且花期大大提前,七八月就可以绽放,正好可以为明年的北京奥运服务。而菊花尚无蓝色,这正是我们准备攻克的目标。从去年开始,我每天都与行色各异的‘花中君子’打交道,并发挥着我的专业特长,对我来说这样的工作真是太美了。”
  (责任编辑 郭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