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生态旅游对植被的影响研究
2007/4/1 来源:现代农业科技 作者:梁鑫鑫 张爱敏


  摘要 森林生态旅游对旅游地环境的影响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尤以对植物的影响最为显著。随着游客的大量增多,旅游地植被的破坏程度逐步加大。从不同角度阐述森林生态旅游业对植被的影响,从而提出一些相应的评价指标,并对其进行概括,为森林生态旅游业的绿色发展提供理论和科学依据。
  关键词 森林生态旅游;植被;影响;评价指标
  
  森林生态旅游是一种利用森林生态系统包括森林景观和森林区域生态因子构成的自然景观和环境开展的自然风光游览活动,包括观光、登山、漂流、探险、骑马、摄影、野餐、狩猎等各种项目。随着生态旅游活动的进行,旅游地游客容量超过了环境承载力,将构成其生态失衡的一大潜伏因素。为了使森林生态旅游业持续发展,森林生态旅游对植被的影响成为旅游环境研究的焦点。
  
  1森林生态旅游对植被的影响
  
  1.1对不同距离带上植被的影响
  伴随旅游活动的进行,在同一水平距离带上会向四周放射状辐射,从而致使植被环境有所破坏。旅游活动之所以使植被群落发生一定程度的分化,则在于旅游干扰使其空间上生态因子有所分化。不同距离带上植被分布结构能够反映出每段游径植物群落结构的美学现状特征,而且能够反映出它们各自的旅游环境破坏程度和承载力状况,真实地反映旅游活动的基本规律,不同地段上植被层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而有所不同。不同距离带上各植被层大致表现出近距离<中距离<远距离的格局规律,客观地描绘了旅游活动的规律性变化,近距离处旅游活动强度最大,中距离处次之,远距离处则最小[1]。
  
  1.2来自外界的人为干扰对植被的影响
  游客在景区的活动形式多种多样,对植被产生影响有:①践踏。践踏一方面对植被地上部分造成直接机械性伤害,从而影响植物的生长;另一方面,通过影响土壤来间接影响植被的生长发育。②刻划。主要影响林木的美观,并可能导致病虫害。③旅游车的使用导致植被受到人为机械损伤,即当作植物种子传播的工具,从而导致旅游地杂草横行、植被覆盖减少、群落的种类组成改变,并且趋向于简单化以及生物多样性降低。④过度放牧。伴随旅游业的迅速发展,风景区内跑马场马匹的散牧直接破坏了植被体的组织结构,并使物种的生长环境发生不利变化。⑤折断树枝、钉钉子、引起伤疤、剥皮引火、砍帐篷杆、薪材、根部暴露等活动形式干扰了植被群落结构平衡。⑥环境污染及其空气中二氧化氮对植被的生长造成的影响。
  
  1.3森林旅游区旅游设施的建设对植被的影响
  在森林生态旅游逐渐成为都市人休闲度假时尚时,森林区旅游设施的建设已成为吸引游客的因素之一,比如旅游区内旅游宾馆的建立,以及一些娱乐设施的建立,对植被也有相当程度的影响。随着游客对旅游设施的使用,旅游设施周围的植被也就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其本身的建筑设施对植被的影响程度不大。在开发时期为了大量吸引游客而征用旅游设施用地,建设过程中为了就地取材都不可避免地砍伐森林,这是破坏自然景区植被最剧烈的形式,植被覆盖率,区域生态质量有可能因此而大幅度下降。
  
  2森林生态旅游对植被自身所造成的影响
  
  植被是生态旅游主要的风景资源,其植被自身受到伤害,就会影响旅游地的发展以及游客来访的数量,游客在景区的活动形式多种多样,对植被本身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
  
  2.1影响植被的生理代谢及形态
  在旅游过程中,践踏导致植被受伤,改变其生理代谢功能。在植被的开花或顶芽的发育阶段,叶部受伤可使植被的光合作用受到明显的影响,导致植被生长缓慢,不开花或根部碳水化合物贮存量减少,使植株表现出与遭受病害或营养不良相似的症状,在旅游活动中的负荷增大时还导致植被严重的根腐病和蛀孔。
  
  2.2影响植被种子的发芽及苗木的成活
  践踏使土壤变得紧实,使其通透性大大降低,在种子发芽时期,幼芽和幼根的伸展就会受到抑制,践踏的强度加大会将植被的幼苗踩死而影响其成活,可生存的幼苗数量会随着土壤的压实的增加而减少。
  
  2.3影响植被的生长高度,并阻碍其生长
  受旅游活动影响的植株,它的高度较未受影响植株降低许多,刘鸿雁等[2]就旅游开发对东灵山亚高山草甸的生活型谱进行比较,结果表明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迅速增长的马匹散牧已经对该地区植被群落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包括植被群落的高度降低,植被覆盖下降。
  
  2.4影响植被的健康与活力
  受冲击的植被的活力及抗病虫害能力减弱,具有较高的死亡率,在经过大量游客的徒步践踏后将会显著地减少有机落叶层的覆盖,松散落叶层的密度将随着践踏的强度而增大,游道及营地上层树木的根系容易受伤害,降低树木的吸收能力,能使树木抗风能力减弱,风倒的可能性很大。于澎涛等[3]从干扰的角度出发,用生态学原理对道路两旁的植被物种组成、盖度和多度的变化进行了分析,揭示了旅游对植被的影响范围,探讨了旅游对植被影响的形式,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们所用的方法,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看,为我们探讨旅游对植被的影响有着的重要的启迪作用。
  
  2.5影响植被的开花及结实
  受旅游活动影响的植被的开花及结实会受到抑制或减少,石强等[4]以旅游活动对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植被的影响为题,调查的结果显示,经120人践踏的样区,植被开花量减少了63%,经400人次践踏的地区,开花数则减少了83%。这说明游客的数量越多对植被开花及结实的影响就越大,几乎成正比关系。
  
  2.6影响植被的更新及侵移
  受冲击地的植被更新能力降低,组成经常发生改变,旅游活动的加强使上层因苗木死亡而难以更新,这就给侵移性较强的植被提供了机会,导致冲击区新物种的入侵和定居,甚至取代原有的植物。
  
  2.7影响植被种类的多样性及群落结构
  随着旅游活动干扰的加强,植物群落的种类组成趋向简单,植被种类的多样性呈下降趋势。植被在受人为干扰后的恢复研究是群落与生态系统动态研究重点,旅游干扰对乔木层没什么大的影响[5],但对草木层和灌木层的影响较为显著,受影响最大的是灌木层,这与灌木层容易受到践踏而难以恢复的特性有关[6]。
  
  3现阶段开展森林生态旅游所采用的方法及评价指标
  
  3.1取样调查
  根据森林旅游景区植被景观敏感水平不同,用样带和样地相结合的方法取样,大致以高差每隔100m做一条样带,每条样带上又依距游径的水平距离不同随机设置2~3个样地,每个样地面积10m×10m,把整个游览区分为近景区、中景区、远景区。先测量每个样方含有植被种数,再测量每种植被的个数,最后记录其各个部分受到破坏的程度值,分析其内在联系,探讨旅游地的植被环境质量的影响状况,分析其中原因。
  
  3.2评价指标的确定
  根据国内外研究学者从不同角度分析了对植被环境的影响因子,利用物质生态环境质量和景区质量管理相一致的观点,评价旅游景区对植被和环境质量的影响。评价指标如下:
  (1)敏感水平[6]。是指公众和社会对风景景色的关注,其值采用旅游频率。这样同时反映了该景区旅游开发的程度水平,即敏感水平=某景点游览人次/进入游览区总人次,敏感水平愈高,说明该景点植被景观旅游价值愈大。但长时间过高的敏感水平,会造成植被景观遭到破坏而丧失其旅游价值,敏感水平还与游径的距离密切相关。
  (2)旅游影响系数(TE)[6]。是反映旅游活动所造成的植被干扰状况和景区管理水平,这里主要以人为影响,不计自然影响,因为景区管理已使自然影响降低到最低程度。旅游影响系数越大,说明旅游破坏强度越强,旅游管理质量越差。旅游影响主要包括垃圾(Cd)、践踏(Cl)、折枝损坏(Cs)、植被现状系数(Cv)、排放源系数(Cp)、建筑物破坏系数(Cj),TE=Cd+Cs+Cl+Cv+Cp+Cj。
  

[2]

原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