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标本室
2006/4/14 

   收藏、制作、陈列植物标本的机构。植物学研究单位、自然博物馆、大专院校生物系以及农、林、医的院校大多设有植物标本室。标本室的名称起源于拉丁语Herbarium,指干的植物标本的收集。欧洲标本室的建立始自16世纪。1550年意大利植物分类学家A.赛萨平瓦与其同事开始保存他们已经研究过的植物,其后植物学家竞相效仿,建立了一批植物标本室。英国伦敦邱园的标本室、苏联列宁格勒植物研究所的标本室、法国巴黎自然博物馆的标本室,多保存标本 500万到 650万份,在世界上位居前列。许多标本室除收藏蜡叶标本外,还有木材、化石、花和果实浸制标本,以及模式种和植被的照片、解剖图片及解剖切片、孢粉制片等一系列科学资料,可开展植物系统学、形态解剖学等基础理论的研究并已利用电子计算机进行标本登记、储存必要的信息和数据,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钟观光教授从1910年起在华南、华东等地区采集了大量标本,并建立了北京大学植物标本室。此后,钱崇澍、胡先、陈焕镛、刘慎谔等先后在有关大学及植物研究机构建立了标本室,并在全国不少地区进行采集。1949年后,结合全国植物资源调查以及综合考察工作,采集了大量植物标本。到80年代初,全国标本约有900万份,其中,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130万份,昆明植物研究所70万份,华南植物研究所、江苏植物研究所及西北植物研究所各50万份,四川大学生物系有 45万份。 80年代,在北京植物园内建立了国家标本馆。

  在野外采到的各种植物,在吸水纸中压紧,经数次换纸,水分被吸出就成为干燥的蜡叶标本。蜡叶标本应能完整地显示植物的形态特征;种子植物标本,必须有花和果实;蕨类植物标本,叶上必须有孢子囊群;苔藓植物标本,必须有叶片和孢子囊。蜡叶标本在压成之后须固定在规格为40×30厘米较硬的白色台纸上。在每份标本上要有编号和野外记录,记录内容包括名称、产地、生态环境、海拔高度、植株高度、叶、花、果的易变性状如颜色、香味,此外还应记录分布数量,当地土名和经济用途、采集人姓名和采集年月日等。这样,才能为研究工作提供可靠的原始资料。标本制成后应保存于分隔的便于移动的金属标本柜内。为便于检出,标本一般多依分类系统排列。中国各大标本室常根据德国恩格勒系统(德国学者A.恩格勒于1892年提出的被子植物分类系统:将单子叶植物放在双子叶植物之前,又根据花构造的复杂程度加以排列,单子叶植物花构造简单的香蒲科、露兜树科等在前,复杂的芭蕉科、科、兰科等放在后。双子叶植物花构造简单的如木麻黄科、胡椒科、杨柳科、胡桃科等放在最前面,其后为具两层花被的离瓣花类和合瓣花类)或英国哈钦森系统(英国学者J.哈钦森于1934年提出的被子植物分类系统。把双子叶植物人为地分为两大类:由木兰目起源的木本类和由毛茛目起源的草本类,认为单子叶植物起源于双子叶植物的毛茛科,并主要根据花被的特征将单子叶植物分为3群:枣花类、冠花类和颖花类)排列标本。国外也有根据边沁-胡克系统排列标本的(英国学者 G.边沁和JD.胡克于 1883年提出的分类系统。根据花瓣特征,将双子叶植物分为3群:离瓣植物、合瓣植物及单被植物,其下又根据花部特征及种子特征划分次级的群。单子叶植物放在双子叶植物之后,根据花被及胚乳等特征区分为7群)。美国常采用贝西系统排列标本(美国学者CE.贝西于18931915年建立的被子植物分类系统。其特点是将花各部分生并呈螺旋排列的毛茛目看作是被子植物最原始的群,从这群衍生出其他的双子叶植物和单子叶植物)(见被子植物门)。也有先分为几个大群,如蕨类、裸子植物、单子叶纲、双子叶纲,然后按科名的拉丁字母顺序排列的。不论何种排列方式,对同一种的标本都需要进一步按地区排列。为了科研和教学需要还可按专柜存放,如:①模式标本柜。据以鉴定命名的新属种的模式标本,是判断命名正确与否的唯一根据。有些标本室将所藏全部模式标本,包括主模式、同号模式、合模式、选模式、拟模式、同产地模式等,单独保存于专用的模式标本柜中,更便于检查。②教学用标本柜。为便于初学者应用和减少其他标本的磨损,将经常使用的或供一般鉴定的教学标本,另柜保存。③地区性标本柜。将同一地区的标本按系统排列保存,可为地区性植物志的编写或其他工作创造条件。④历史性标本柜。将一些历史上重要的采集活动或一些值得纪念的人物所采的标本及其他有关资料,如通信、采集记录和野外照片等集中保存,以作纪念。以上各专用标本柜中的标本仍须按照前述任何一种植物分类系统存放,以便查找。

  标本为科学研究的重要资料,一些国家建有国家标本馆,将重要的标本集中统一保管,并防止发生意外。标本馆应是坚固耐久的建筑,并有防火、防盗、防尘、防潮、防虫的完善设备和措施,能调节馆内空气的温度和湿度,使植物标本可以永久保存。为防止虫、霉菌对标本的损坏,每年需定期熏药消毒12次。为了研究工作的需要,须不断丰富标本的收藏,各标本馆应有计划地进行标本交换工作,并按惯例和有关制度进行标本借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