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无籽葡萄抹避孕药”纯属无稽之谈
2016/9/18 

《人民日报》2016年09月13日       作者:蒋建科 史自强 胡安琪

  时下正值吃葡萄的时节,但近日一段视频在微博、微信上大量传播,让不少人“望葡萄却步”。视频中,一位“果农”模样的男子一边搬运葡萄,一边和拍摄者对话,称无籽葡萄是“蘸了避孕药的”。随着视频转发传播,一些无籽葡萄产区被媒体曝出销售已受影响。无籽葡萄是怎么种出来的?真是蘸了避孕药所致吗?吃无籽葡萄会损害健康吗?人民日报“求证”栏目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抹避孕药能让葡萄无籽?
回应:受访果农从未听过这种做法;专家表示人用避孕药对植物不起作用
这段网传视频中,“果农”反复提到了“避孕药”,并回答拍摄者提问说,“无籽葡萄不敢给孩子吃”“吃了肯定有影响”。
在新浪微博上,名为“石家庄资讯通”的官方认证账号8月28日透露,这段视频的发生地是在石家庄附近的一家采摘园,来源是粉丝爆料,其家人在8月27日从采摘园的果农处获知该“内幕”。
记者9月11日与该微博运营者联系,询问视频中的采摘园在哪里,可否联系上爆料网友。该博主回复:“他拒绝接受采访。”而目前通过微博检索,8月27日网民“太阳蒙脸的面罩”最早在微博发布这一视频,该网民9月11日回复记者:视频系网友提供,“已经辟谣了,果农的说法不完全属实”。
为弄清真相,记者来到河北石家庄周边的几个主要葡萄产区。当地农民看了视频,表示视频中“果农”的口音像本地口音,但有待进一步确认。
在晋州市东里庄镇宿生村,葡萄种植大户李仓英表示,自己从未听说过抹避孕药能种出无籽葡萄来。记者向晋州的农技员和乡镇干部打听,他们也都表示没听过这种做法。

  涂抹避孕药能产生无籽葡萄吗?
石家庄市妇产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二门诊主任亓蓉表示,避孕药只有在进入人体后才能被人的响应识别机制所识别,进而调节体内各项生理指标,达到降低受孕效果的目的。而植物体内缺乏相应的受体以及信号途径,作为动物激素的避孕药无法被植物识别和起效,也就根本无法给植物“避孕”。
“蘸避孕药的说法很荒谬。”中国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农业部果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实验室(兴城)主任聂继云说,植物用的生长调节剂俗称“植物激素”,与动物激素的分子结构完全不同,植物细胞与动物细胞的结构和携带的蛋白也完全不同。人用避孕药没法让水果无籽,植物激素也无法调节人的生长发育。

  无籽葡萄是怎么培育的?
回应:有的使用赤霉素等植物生长调节剂,有的利用突变个体来生产,营养上与正常水果无差别
石家庄市林业局果树站站长剧惠存介绍,水果的种子(即籽)是由植物的胚珠发育而来,而果实(即果肉)由子房发育而来。在水果的生长发育过程中,如果抑制胚珠的发育,同时不影响子房的发育,就能培育出无籽水果。
据介绍,目前无籽水果的常见培育方法主要有3种。一种是利用植物激素处理,抑制种子生长而促进果实发育;第二种是通过杂交,使原本能够产生种子的二倍体植物转变为三倍体植物,阻碍种子正常发育,同时给予一定刺激,使果实自身能够产生足够使其发育的植物激素,促进果实形成。无籽西瓜就是用这种方法得到的;第三种是通过寻找植物自身产生的种子不育、但又能够自身产生植物激素的突变个体,来生产无籽水果。
剧惠存介绍,无籽葡萄是第一类和第三类无籽水果的典型例子。比如我国栽培面积最大的巨峰葡萄,如果在葡萄盛花期及幼嫩果穗形成期,用一定浓度的赤霉素进行处理,抑制种子发育,促进果实膨大,可以获得无籽巨峰葡萄。“京可晶”“大粒红无核”等葡萄品种,由于其本身的变异,在授粉之后,受精胚囊会很快停止发育,但果实本身可以产生激素,从而使得果实膨大发育为无籽果实。“从营养上看,无籽水果与正常水果并无明显差别。”剧惠存说。
“种的葡萄不仅是销售,自己也会吃。”石家庄市深泽县铁杆镇杜社村果农刘利更已经种了将近20年的葡萄,他说,“比如夏黑这个品种,在花期使用赤霉素处理,就会成为无籽葡萄,好多村民都知道。”杜社村果农刘洪波说:“植物激素用起来挺方便的,而且也便宜,根本犯不着用避孕药。”
聂继云介绍,赤霉素是葡萄无籽化栽培中最常用的一类植物生长调节剂,已经合法登记用于葡萄生产。赤霉素是一种天然的植物激素,20世纪30年代由日本科学家在研究水稻植株赤霉菌感染时发现,后来研究人员利用发酵法或人工合成法进行规模生产,用于马铃薯、番茄等作物,促进生长、发芽,提高果实结实率。

  赤霉素对人体有害吗?
回应:赤霉素毒性极低、易降解;据欧盟标准,成人每天吃约1.8吨残留赤霉素的葡萄才可能有影响
由于“避孕药”与“无籽(子)”容易引发联想,不少网民表示,“以后再也不敢食用无籽葡萄了”。无籽葡萄使用的“植物激素”会不会残留,对人体有影响吗?
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国家葡萄产业技术体系病虫害防控研究室主任王忠跃说,植物激素是植物本身含有的、可以调节植物生长的一类物质,也可以人工合成类似物质。只要科学使用,就会起到增产作用。即使不科学使用,也只会对作物的品质、储运、货架期等造成影响,不会影响食品安全。对此类农用物资,农业部经过大量科学实验,证明不对人类、动物以及环境造成危害。
剧惠存说,赤霉素等植物激素即便被人食用,也很快会随代谢排出体外,对人体并无不良作用。何况植物中自然产生的植物激素原本就不少,食用它们后也不会产生健康危害。
“正如动物激素无法作用于植物,在农业生产上使用的各类植物激素,即使摄入后也无法调节人的生长发育。”亓蓉说,因此不用担心会影响儿童发育。
聂继云解释,在栽培葡萄时使用赤霉素的浓度极低,如果浓度高了或施用量大了,反而会对植株造成损伤。而且,从花期施用赤霉素至葡萄采收要经历两三个月,先前喷施的赤霉素基本都降解了。
剧惠存在实践中也发现,如果过量使用植物生长调节剂,有时会造成植株生长不正常,出现瓜条畸形、叶片扭曲、茎蔓发脆等问题。但这些都是对植物产生的影响,目前并未发现对人体造成危害的案例。
果农刘利更说,赤霉素用量非常少,“要是用多了,果枝变硬、果皮变薄,不利于长途运输”。
王忠跃还表示,赤霉素毒性极低。国际上许多国家对使用后不影响食品安全的化合物实行豁免,我国正借鉴国际经验,对包括赤霉素在内的一些植物生长调节剂进行豁免标准讨论。记者在农业部农药检定所官网——中国农药信息网的“农药最大残留量数据库”中查询“赤霉素”,显示美国、日本、澳大利亚、韩国、新西兰以及国际食品法典等中,只有日本对赤霉素的最大残留量值进行了规定,为0.2毫克/千克(网站显示数据更新于2012年5月29日)。我国国家卫计委和农业部发布的《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GB 2763—2014)中未涉及赤霉素。
聂继云介绍,目前欧盟关于赤霉素的无可见有害作用剂量标准为每天3毫克/千克,也就是说,一个体重60千克的成年人,每天摄入180毫克赤霉素才可能会对健康产生影响。根据多年来我国农业部葡萄质量安全风险评估结果,葡萄中很少检出赤霉素,检出样品中的残留量不超过0.1毫克/千克,按照此数值计算,体重60千克的人每天要吃1800千克残留赤霉素的葡萄才能摄入180毫克赤霉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