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杂草胜红蓟入侵南京
2006/10/18 

新华报业网讯 外来入侵杂草,在南京已并不是陌生名词,但对于胜红蓟,恐怕对于绝大多数南京人都陌生,其实,连大多数植物专家以前也没在南京看见过它们。

  

  但令人意外的是,如今紫金山竟有了它的身影,南京农业大学杂草研究室强胜主任说,它多年以来只生存于广东、广西、福建一带,并没有入侵到长江流域,原以为是温度不合适,没想到,今年它在南京的第一批幼苗竟在紫金山出土。强胜说,这说明它完全可以在南京野外自然存活,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这种外来恶性杂草有“生物毒性”,会侵入农田,可能造成比较大的经济损失。

  小小野花却无人识

  谈起胜红蓟被发现的过程,强胜教授说,完全是个意外,以前印象中胜红蓟一只是偏安于“珠江流域”的,在广东、广西、云南、福建、南海等地比较多,但是去年浙江宁波一带的市民突然打电话到南京农业大学杂草研究室请教,称当地农田、田埂上出现了不知名的野花,对于一般的农药有很强的抗药性,杀也杀不死,结果传来的照片让强教胜吃了一惊,正是原来在长江流域从未出现过的胜红蓟。

  

  浙江出现了胜红蓟,强教授担忧南京会不会也有这种恶性杂草?结果在一次野外考察中,专家在紫金山发现了它。

  

  柔弱小苗引起恐慌

  为了一睹恶性杂草的庐山真面目。记者随南京农业大学的郝建华博士等专家去了一趟紫金山胜红蓟的生长现场,沿着中山陵8号东苑宾馆对面的一条山道直下,在一片苗圃对面的空地上,专家停了下来告诉记者,目前紫金山的胜红蓟就生长在这里,记者以为空地里长得高过半人的杂草应该是胜红蓟,结果郝建华说,林地里星星点点刚现绿意的小幼苗才是胜红蓟,别看它现在柔柔弱弱,但却是又一恶性外来入侵新种,在中国的南方,这种柔弱的小草早已引起了恐慌,它侵入了60%的农田,造成的经济损失难以估量。

  

  “花瓣”就是一朵花

  在南京农业大学杂草研究室,郝建华博士还请记者参观了她种植的胜红蓟。由于是室内栽培,温度明显高于野外,因此野外才刚出苗的胜红蓟在这里已经开花了,花色淡淡,小花就似野菊,并不显眼,但郝建华却说,别小瞧了这个植株,看起来像是菊花的小花瓣,其实就是一朵花,一块比指甲大不了多少的地方,目前竟已孕育出了七八个花株,每个花株上都有上百朵花,小小植株就有近千朵花,能够传播的种子也就有近千粒,这就是胜红蓟生长能力惊人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种子可以休眠过冬

  郝建华说,胜红蓟又称藿香蓟、蓝翠球等,为菊科藿香蓟植物。它能散发一种类似于雄山羊的特殊气味,澳大利亚人称其为“山羊草”,过去认为它的生长对于温度的要求极高,只有我国南方温暖湿润的环境能生长,结果郝建华的人工栽培试验却发现,这种杂草的种子在寒冷的环境中可以休眠,因此南京的冬季根本冻不死它,一旦春暖花开,它就会出苗开花,因此南京这样的气候环境,胜红蓟是绝对能够生存下来的。

  

  能暗地“释放”毒物

  胜红蓟看似柔弱,却能够疯狂地成为一片领地的“霸主”,除了前面所说的惊人的“结籽”能力,还在于它的“生物毒性”。郝建华说,不仅一般的像甲草胺这类除草剂对于胜红蓟根本无效,另外,胜红蓟本身还能够释放出“生物农药”——它能分泌的植物毒素是酚醛类物质。这类酚醛类物质能进入土壤,杀死小麦、豌豆、莴苣等农作物,以及其它植物,成为一片领土里的优势种。

  

  强胜说,虽然目前南京紫金山上的胜红蓟只是小小的一片,但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它的出现是一个信号,表明胜红蓟已由我国的南方向北入侵,已到达了长江流域,如果不加控制,可能会到更北的地方,造成更大的危害。

  原因 引种不当引来胜红蓟

  几十年来,胜红蓟都生活在南方,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它来到南京?强胜教授非常肯定的说,胜红蓟来到南京,绝对是由于引种不当引发的。

  

  强胜教授说,去年,南京绿博会时,他就曾在盆花中发现胜红蓟已“混水摸鱼”进来了,当时自己还将胜红蓟从花盆中掐掉了,而且那时估计南京的冬季可能不适合胜红蓟生存,没想到胜红蓟还是在紫金山野外存活了。

  

  郝建华博士也说,自己曾做了一个实验,发现胜红蓟虽然花粉比较轻,但由于冠毛并不是很多,因此借风力传播并不是很远,因此人为引种肯定是它“跨流域”传播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而目前胜红蓟在南京的初发地也正是在一个花卉苗圃的对面。

  

  据了解,目前造成入侵之势的植物超过60%的种类在当初是被认为是有用的植物从外国人为引种的。大部分引种是以提高经济收益、观赏、环保等为主要目的的。但一旦引种不当,这些引进的生物就会成为有害物种,比如“一枝黄花”是药用观赏植物,又比如水花生当初是被作为饲料引进的。

  利用 柑橘园却喜欢胜红蓟

  外来入侵种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难题,但任何事情都是有利有弊,郝建华博士告诉记者,胜红蓟一旦研究得当,还是可以有效利用的。

  

  据了解,胜红蓟目前主要用作花卉观赏植物。鱼农将其作为鱼苗的饲料,因此它又被称作养鱼花。而且它的生物毒性,虽然对于不少农作物都有侵害作用,但它对于柑橘园却有很好的互补性,据了解,胜红蓟对橘树的化感抑制及竞争作用并不明显。相反,在柑橘园中引种胜红蓟,可以迅速排除其它杂草。而且覆盖或翻埋胜红蓟植株,可以增加土壤的肥力,改善柑橘树的生长条件。

  ■附件

  在南京,外来入侵的杂草已有近百种,除这几年得到广泛重视的一枝黄花外,还有人们熟悉的作为饲料引进的凤眼莲、小飞蓬、野塘蒿等,据杂草研究室近年来在南京的调查,几乎每年南京都会有1至2种新的外来入侵杂草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