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入侵是导致物种濒危的第二位因素
2006/10/18 

从理论上来说,外来物种成为侵袭物种概率只有1%。。但是,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快,这种几率却大大提高了,现在,这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生物入侵的种类几乎包括所有的生物类群,它们的入侵已影响到每一个生态系统和各地的生物区系,使成百上千的本地物种陷入灭绝的境地,从而危害农业生产的发展。

 

  现在生物入侵的途径很多,但都不外乎有意和无意两种。

  凤眼莲,俗称水葫芦,作为一种观赏花卉植物从南美引入我国,以后又发现它可作为猪的饲料,并可净化水域重金属元素污染而广为种植。因为它的繁殖力强而且生长迅速,遍布一些河道和湖泊,结果成了令人头痛的恶性杂草。

  由于水葫芦滋生,昆明滇池的水域面积为之缩小,鱼类从68种下降到30种,航道受阻,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也无法将之捞尽;许多地方也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但效果极微。

  紫茎泽兰,原产于墨西哥和哥斯达黎加,1935年在云南南部就出现了。近年来,紫茎泽兰在我国西南地区蔓延很快,好像找到了自己的乐园,开始不受节制地疯长起来。

  1996年,四川凉山因为紫茎泽兰成灾,当年6万头羊中毒,畜牧业损失高达2100万元。在云南,紫茎泽兰的发生面积超过30万平方公里。它侵占草场、农地、宜林荒山,入侵经济林地,排斥其他植物生长,从而对发生地的农牧业生产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来自南美洲的松材线虫,对马尾松产生严重的危害。由它导致的松林线虫病(又称松枯萎病),使大量马尾松林干枯死亡。松材线虫主要是通过天牛传播,沿着天牛在树干上的钻孔进入松树体内引发松树病害。在江苏、安徽、广东和浙江一带形成了许多疾病中心,仅安徽、浙江两省就造成近5亿元的损失。

  云南大理洱海原产鱼类17种,它们大多为洱海特产,并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但由于有意无意引入13个外来种与土著种争食、争产卵场所及吞食土著种的鱼卵等,破坏了原有生态系统的平衡。目前,当地原有土著鱼类中已有5种陷入濒危状态。

  生物入侵的生态代价,是造成本地物种和生态系统不可弥补的消失,经济代价是耕地杂草滋生,作物产量降低,水域入侵者损害渔业的收入,造成每年几十亿美元的损失,构成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持续利用的威胁因素。

  最新研究表明,在全世界濒危物种名录中的植物,大约有35%至46%是由外来生物入侵引起的,生物入侵已成为导致物种濒危和灭绝的第二位因素,仅次于生存环境的丧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