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现代植物综合分类研究的带头人——裴鉴
2006/8/1 

  裴鉴,植物分类学家和药用植物学家。毕生致力于薯蓣、马鞭草等科植物的分类和中国药用植物的研究。他对薯蓣科植物所含薯蓣皂甙元资源的调查研究,为利用我国激素类药物资源开辟了广阔前景。

  裴鉴,字季衡,1902年6月2日出生于四川省华阳县(现属成都市)。他父亲是一位有名的中医师,很受人尊敬。裴鉴兄妹很多,一家12口人全靠他父亲行医过活,只有一个哥哥上了大学,留学日本。裴鉴从小养成朴实、友爱、勤奋好学的优良品德。他先读了几年私塾,以后便进入成都市公立小学。在他哥哥的鼓励下,1916年,年仅14岁的裴鉴离开家乡,考入北京清华学堂出国预备班。

  那时候,清华学堂培养学生的要求,主要是打好中学基础和完成大学预科的学习,不分专业,各门学科普遍都要学习。植物学课程是由我国老一辈植物学家钱崇澍担任的。裴鉴对钱教授的植物学特别感兴趣。为此,他留学美国时,专攻了植物分类学。

  他进清华学堂的第三年,北京爆发了反帝、反封建的“五四”革命运动。裴鉴出于反帝爱国热忱,参加了大游行。他在一份自传中曾这样写道:“我们当时处在一个极端贫穷落后,受人凌辱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精神上十分痛苦,我多么渴望有一个独立、民主、科学进步、富强的新中国呵。………从此,科学救国的思想便在我的思想中扎下根来。”在清华学堂的9年中,他完成了中学和大学的预科学业。1925年毕业,他以优异的成绩由清华学堂选送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史丹福大学学习。1927年4月,获得学士学位,1928年4月,获硕士学位,1931年4月,获博士学位。他在史丹福大学念完研究生必读课程之后,到纽约植物园在梅里尔(E.D.Merrill)教授指导下做研究工作。Merrill教授对亚洲植物最有研究,特别是东南亚木本植物以及我国海南岛植物。他给裴鉴选择了分布于热带和亚热带地区的马鞭草科植物为课题。对这个课题,裴鉴满心欢喜,因为马鞭草科有很多重要的贵重木材原料,如柚木属及石梓属植物,其他的属有不少观赏植物和药用植物。他在生前常说:“马鞭草科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科,它的应用前途大。”裴鉴的博士论文《中国的马鞭草科植物》于1932年发表在中国科学社研究丛刊,这是第一篇对中国马鞭草科全面而又系统的论著。以后他相继发表了多篇有关马鞭草科的研究论文,其中发表10个新种。他最宝贵之处是查阅了该科所有前人文献,经过分析研究,将自己的见解加以引证。对于某些学者,特别是对法国人勒维尔(Levelle)的错误作了订正。这对于后来的学者进一步研究该科植物时得益匪浅。限于当时的条件,他的研究也有不足和错误,但后来他同他的学生陈守良合作编辑的《中国植物志》65卷(马鞭草科)时,作了订正和进一步完善。

  1931年夏季,裴鉴满怀喜悦地学成归国。当时,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聘请他为研究员。他在该所植物部一直工作到1944年。裴鉴非常重视研究资料的收集。他买来好几百个马头牌讲义夹,不断地收集各科资料,用英文打字机打成单张材料按科排列,每见有新的材料,就随时加以补充,从他到科学社开始,一直到他停止工作为止,几十年如一日。由于植物分类这门学科很注重历史性和地区性,因此,裴鉴所积累的这一大批资料,至今还保存着,为生物研究所内外学者所共用,成为裴鉴留下的一份宝贵遗产。在这期间,裴鉴兼任过中央大学生物系和森林系、国立药学专科学校(今中国药科大学)、复旦大学生物系、金陵大学生物系教授和中央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研究员。1944年,中央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分开为动物、植物两个所,植物所聘请裴鉴做研究员,他任高等植物分类研究室主任。那时由于日本侵略,中央研究院迁移到重庆北碚,工作条件极差,生活也十分艰苦。裴鉴在四川、西康一带进行植物调查采集,写有《值得重视的川康植物》等多篇论文。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中央研究院植物所由重庆迁至上海。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研究院改属中国科学院。1950年,裴鉴带领高等植物分类研究室迁往南京,成立中国科学院植物分类研究所华东工作站,裴鉴为一级研究员和工作站主任。1954年,华东工作站接管了成立于1929年的中山先生纪念植物园,改为中国科学院南京中山植物园,裴鉴仍为主任。1960年,建立中国科学院南京植物研究所,裴鉴任所长,而植物园为该所下属的一个单位。事实上,从1949年起,虽然单位名称和体制多次变更,而裴鉴所领导的一班人马一直未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给他创造了前所未有的优越工作条件。他所领导的科研机构与事业越来越兴旺发达,人员从1950年的10余人增加到300余人,研究室从原有的一个植物分类研究室扩大成为药用植物、引种驯育、地植物生态、植物化学等4个室和一个植物园。如此一个规模较大的研究所的建立与成长,与裴鉴的辛勤创业是分不开的。

  早在1936年,裴鉴的第一篇药学著作《中国药用植物图志》就发表了。1939年出版了《中国药用植物志》的第一册,然后于1953—1965年间,他与周太炎合作,继续编写出版了该书的第28册,共记载了400种药用植物。裴鉴是第一位应用近代植物分类学,科学地对我国历代本草所载和民间习用的植物药进行考证和报道的人,为后来的许多药学志书和中药研究开辟了一条新路,为发扬祖国医药遗产做出了贡献。在1931—1948年将近20年间,裴鉴除了重点研究马鞭草科植物外,还撰写了多篇有关中国铁线莲属、中国半夏属、中国金粟兰属、中国柽柳科以及常山、川康接骨木等药用植物的论文。1955—1958年,裴鉴与周太炎、徐国钧等合作,进行了中药混乱品种的研究,发表的论文有《中国白头翁的生药学研究》、《中药苍术、白术的生药鉴定》、《五种曼陀罗的植物分类及生药鉴定》等。

  裴鉴于1952年12月,加入中国民主同盟,1957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江苏省民盟副主任委员,中国植物学会常务理事兼秘书长,《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编委会委员(1953年版、1963年版),中国药学会南京分会理事。1958年,当选为江苏省第二届人大代表,江苏省第一届政协委员,1964年当选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不遗余力地培育科研人才

  裴鉴学识渊博,性格爽朗豁达,对同事诚恳而重情谊,对晚辈教导热心。人称他为“活字典”、“掌握金钥匙的人”。他考虑问题常以发展我国科学事业、急起直追欧美为出发点。他常说:“只要有了人才就会有一切。”自1931—1946年,他在好几所大学任教,哺育了一代代莘莘学子。

  在30年代中期,他鼓励并支持他的学生陈邦杰专攻苔藓,以填补我国苔藓研究的空白。他从国外购得世界苔藓专著送给陈邦杰以引导入门,并热心推荐他出国深造,后来陈邦杰成为我国著名的苔藓专家。陈对裴一直铭感在心,直到他的晚年还把此事作为美谈,对他的学生说:“在那个时代我能得到裴老的赠书,引我入门真是不容易呀!”40年代中期,他培养了另一弟子单人骅。裴指导他专攻伞形科,在中央研究院为他争取出国名额,单人骅留学美国,后来成为有名的伞形科专家。同时,他还培养周太炎,他和周太炎长期合作研究中国药用植物。周太炎是我国著名的药用植物学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大批专业人才都在裴鉴的教导下成长,特别是配合他研究薯蓣属植物得心应手的丁志遵、秦慧贞,现已成为知名的薯蓣科专家,分别被评为中青年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和中青年省级有突出贡献专家。

  裴鉴对所内外同志一视同仁,只要是国家需要而有求于他的,他无不尽心尽力地给予帮助。50年代中期,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创建之初,肖培根带苏联专家季里扬诺夫多次来南京向他请教,他都热心协助他们了解一切,还不辞辛劳地亲自陪同他们专程到四川调查和收集资料。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成立较晚,图书资料匮乏。裴鉴除了亲自为前来进修的人员讲课以外,并将本所复份书刊,例如植物分类研究必备的英国皇家植物园编辑出版的世界植物索引(IndexKewensis)一套以及其他有用的书刊赠送给西北高原生物所,为他们开展科研提供条件和方便。该所同志至今传为佳话,感激不已。

开发我国薯蓣资源为植物分类学研究开拓了新路

  裴鉴最突出的贡献还在他后期对薯蓣的研究。薯蓣科植物富含甾体皂素,它是合成激素类药物,包括避孕药、消炎激素类、性激素类和蛋白同化激素类等四大类50余种药物的原料药。50年代初期,资本主义国家对我国进行封锁,科研信息闭塞不通。1955年,中国科学院有机化学研究所黄鸣龙教授从联邦德国回来,裴鉴从黄先生处得到国外用薯蓣作激素类药物原料的信息和资料。他想,激素类药物需求量大,我国靠进口远远不能满足人民的需要,我国幅员广大,植物种类丰富,为何不去寻找研究利用它呢?他看准了这一方向,便执著地去追求和探索。1956年,他便与黄鸣龙合作,由有机化学所做以薯蓣皂甙元合成双烯醇酮的工作,裴鉴组织了丁志遵等同志寻找含薯蓣皂甙元的原料植物。令人高兴的是,在他们发现较高含量的薯蓣皂甙元资源的同时,有机化学所合成双烯醇酮也成功了。在互报喜讯庆贺取得初步胜利的时候,裴鉴等同志又主动地与上海通用制药厂等三个工厂合作,带领工厂技术人员共同赴产地,订合同收购薯蓣皂甙元原料,因此,在1960年很快就开始用本国植物原料投入激素类药物的生产。但是,裴鉴并没有满足于这初步的成功,他对自己所领导的课题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叫做“一箭双雕”,即在植物分类的理论上要有所收获,同时对医药工业生产上有促进。他认为我国得天独厚,薯蓣类资源丰富,种类不下60种,分布很广,南北都有,尤以西南地区种类最多,前景乐观。

  关于薯蓣皂甙元的问题,1957年,在云南只找到含甾体皂甙元2%的种类,当时裴鉴很有预见地说:“我相信经过深入调查,一定会有超过2%的种类和单株。”后来确实找到一些含皂甙元5%—6%的种类,更有含16%的单株。从植物的系统学、种类之间的亲缘关系来说,薯蓣皂甙元含量的有无和高低,其规律性还有待于探索。他预见到植物分类学的发展,必然是走向多学科互相渗透的方向。虽然传统的植物分类是十分重要的基础,但毕竟局限于形态特征的描述。他指导课题组同志,运用植物化学、细胞学、解剖学、孢粉学等多学科手段对薯蓣属植物进行探讨。与此同时,同生产部门通力合作,进一步加强对薯蓣类资源的探查和利用。他的这种构思得到国家重视。1960年,国家计委将其列为重点科研项目,组织全国有关院校、科研和生产部门开展了全国性的薯蓣类资源普查,裴鉴所领导的课题组同志跑遍了大江南北,华北地区的河北、山西,西北的秦岭山脉,西南的四川、贵州、云南,以至华南的广西、海南岛,到处都有他们的足迹。为了寻找高含量种类,1962年,年过花甲的裴鉴,不顾自己患有高血压症和胃病,爬山涉水,不辞辛劳地带领工作人员到鄂西武当山的深山老林,普查薯蓣类资源,其精神实在令人敬佩。

  经过全课题组同志十几年的努力奋战,裴鉴“一箭双雕”的理想实现了,国家激素类药物特别是避孕药物等的生产上去了。生产的厂家由几个扩大到几十个,每年产值十分可观,填补了我国激素类药物的空白,结束了激素类药物靠进口的日子。与此同时,裴鉴、丁志遵、秦慧贞等对薯蓣植物的系统分类从理论上也获得了创见,并探索到薯蓣甾体皂甙元含量的规律性。他们根据薯蓣属的宏观形态、花粉、细胞染色体、化学等多方面性能的考证,对于属下组的划分作了重新调整,证明薯蓣属中具横走的多年生地下根状茎的根状茎组是一个原始的自然类群,而且,这个组普遍含有甾体皂甙元,而其他四个非根状茎组皆不含皂甙元。1964年,中国科学院颁发给裴鉴所领导的课题组成果优秀奖。1978年,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和江苏省1978年科学成果二等奖。1983年,中国植物学会50周年纪念大会在山西太原召开在分类学科组,裴鉴所领导的薯蓣分类研究得到表扬,裴鉴被同行公认为我国现代植物综合分类研究的带头人。

  裴鉴所创造的业绩和他求实、创新、自强不息、爱国主义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纪念。

  (作者:余孟兰)

简历

  1902年6月2日 生于四川省华阳县(今属成都市)。

  1925年 毕业于清华学堂预科。

  1927年 毕业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史丹福大学植物系,获学士学位。

  1928年 在史丹福大学获硕士学位。

  1931年 在史丹福大学获博士学位。

  1931—1944年 任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研究员。

  1931—1952年 先后兼任中央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中央大学生物系和森林系教授、国立药学专科学校教授、复旦大学生物系、光华大学生物系、金陵大学生物系教授。

  1944—1949年 任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

  1950—1954年 任中国科学院植物分类研究所华东工作站主任、一级研究员。

  1954—1960年 任中国科学院南京中山植物园主任、研究员。

  1960—1969年 任中国科学院南京植物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1969年6月2日 逝世于南京。

主要论著

  1 P′ei Chien.Phytogeography of Chinese verbenaceae.Contr Biol LabSci Soc China Bot,1931,ser.65:35—38.

  2 P′ei Chien.Additional notes on Chinese verbenaceous plant.Contr Biol Lab Sci Soc China Bot,1932,7:205213.

  3 P′ei Chien.The verbenaceae of China.Mem Sci Soc China,1932,1(3):1—193.

  4 P′ei Chien.The vascular plants of Nanking Ⅱ—VI in Contr Biol LabSci Soc China Bot,1933—36,ser.810.

  5 P′ei Chien.NOtes on anemone from szechuan.COntr Biol Lab Sci Soc

  China BOt,1933,ser.9:17

  6 P’ei Chien.Notes on the genus gymnotheca of the famnily Sauru-raceae.Contr Biol Lab Sci SoC China BOt,1934, Ser.9:109112.

  7 P’ei Chien.A neW clematis from kWeichoW.Contr BiO1 Lab Sci SocChina Bot,1934,ser.9:305306.

(缺文)

  sin,1949,3:160—178.

  21 裴鉴,周太炎.中国药用植物志(二)(八).北京:科学出版社,1951—1965.

  22 周太炎,徐国钧,裴鉴等.五种曼陀罗的植物分类及生药鉴定研究.药学学报,1955,3(2):149177.

  23 裴鉴.徐国钧,袁昌齐等.中药白头翁的生药学研究.药学学报,1956,4(1):2528.

  24 裴鉴,徐国钧,周太炎等.中药苍术、白术的生药鉴定研究.药学学报,1956,4(4):313—334.

  25 裴鉴,徐国钧,袁昌齐等.中药白头翁的生药学研究(续).药学学报.1958,6(5):256288.

  26 裴鉴,单人骅,周太炎等.江苏南部种子植物手册.北京:科学出版社,1959.

  27 裴鉴.药用植物的研究方法和方向.药学通报,1962,6:1214.

  28 裴鉴,丁志遵,秦慧贞等.中国薯蓣属根茎组系统分类的初步研究.植物分类学报,1979,17(3):61—72.

  29 裴鉴,陈守良,方文哲等.中国植物志.65卷(马鞭草科).北京:科学出版社,1982.

  30 裴鉴,了志遵,张美珍等.中国植物志.16卷,1分册(薯蓣科等).北京:科学出版社,1985.

参考文献

  〔1〕 余孟兰.怀念药用植物学家裴鉴先生.药学通报,1983,18(6):3839.

  〔2〕 余孟兰,裴鉴,谈家桢主编.中国现代生物学家传略.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211233.

  〔3〕 裴鉴,丁志遵,秦慧贞等.中国薯蓣属根状茎组系统分类的初步研究.植物分类学报,1979,17(3):61—72.

  〔4〕 中国植物学会五十周年纪念会文件.植物分类学科总结.1983

来源:光明网